zdream_15 发表于 2009-12-22
  夏贽  相识篇

  有些事情,当时看起来很简单,但事后想想却很复杂,比如爱情。

  有些事情,当时看起来很复杂,但事后想想却很简单,比如爱情。

  谢枫又一次抬头,直视着右前方5 米左右距离的那个女孩,嘴角挂着一丝淡
淡的微笑,这已经是第三次见到她了。第一次也是在这个同样的阅览室,被GRE
折磨得疲惫之极的谢枫揉了揉眼睛,抬头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突然瞥见右前方座
位上的女孩,似乎又做错了什么数学题目什么的,将草稿纸揉成一团,抛出一段
美丽的弧线,纸团却并没有如愿应声进入废纸篓。她款款起身,走了过来,弯下
腰来,将纸团又重新扔入废纸篓。

  就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吸引了谢枫的注意力,不禁开始细细打量。
东大女生口碑素来不佳,什么「红颜自古多薄命,东大女生万万年。」,「东大
自古无美女,八千男儿泪如雨。」可眼前的这位女孩子显然不属于此类。一袭白
裙飘飘,肤如凝脂,清丽脱俗的俏脸上,眉如淡柳笼烟,眼似明月清波。刹那间,
一丝异样的情怀涌上心头。

  这是谢枫第一次见到小北,图书馆研究生阅览室—第五排靠走道。

  之后的日子开始简单起来,大学的男生总是拥有各种方法去结识心仪的女孩。
只要有心,一定可以认识。只要放手去追逐,那么基本可以成功!

  秋收  相知篇

  我慎重的将你嵌在一滴泪中,幻想千年之后是琥珀!于是,我不敢低头,怕
那颗泪掉了下来,碎了你,碎了我千年的梦!若有来生,必将踏遍万水千山,寻
找那古老的唯一,佩于胸前!

                                               ------雪舞

  之后的日子波澜不惊,谢枫用那大学男生常用的拙劣的方式不时找着机会试
图和小北单独相处,抛纸条,请吃饭,帮提水,……。校园里的梧桐树见证了他
们逐渐亲密的身影,时不时在微风拂荡的夜晚,可以见着他们在一遍又一遍不知
疲倦的散步着。

  朝气蓬勃的紫金山上,他们紧挨着看那旭日东升;晚风煦暖的莫愁湖畔,他
们依偎着听那晚霞唱晓。就希望有那么一天,能够在落日时分,轻拥着坐在神秘
的金字塔下,看远处寂寞的狮身人面,听掠过塔尖的千年的风声,带着岁月划过
脸庞。

  闲话少说,还是捕捉一副具体的画面的,略微刻画一二。

  「第一次牵你的手,你的指尖传出我的温柔「。当一个女孩子能够光明正大
和你牵手在街上闲逛,那么才表明她真正认可了你们之间那种甜蜜的关系。可女
孩子通常是害羞的,曾经的部分大学男生又是笨拙的,那么谢枫在什么时间什么
地点才勇敢迈出这一步呢?

  那是在一个清风徐来,月影疏淡的夜晚,谢枫和小北又一次在湖南路上逛街。
谢枫的左右手已经抓了5 ,6 个袋子,沉甸之极。湖南路上有一特景,那就是卖
花的小姑娘比较多,经常看见一对疑似情侣就会冲了过去,死缠烂打着非要人家
买他们的花不可。这不,谢枫一瞧,远方10米处一个小女孩抱着鲜花迅速朝他们
跑来,该怎么办呢?要是他们缠着小北买花怎么办?倒不是闲花贵,主要是花的
质量太次,这种档次的花怎么能送给小北呢,再加上他们不知道干净与否的小手,
抓脏了小北的歌莉娅怎么办?

  脑中转了几个来回,眼看着卖花小姑娘就要冲到跟前推销她们的劣质花朵。
说时迟,那时快,谢枫扭头转向小北,两人对视了一眼,刹那间,电光火石,一
切信息都在不言中。谢枫不容置疑地将左手的小袋子递给了小北的左手,接着,
谢枫坚定的抓起了小北的柔若无骨的小手,小北少许挣扎了片刻,最后还是无奈
的默许了。一份温馨顿时涌上心头!疑似—〉正式!卖花的小姑娘只好心不甘情
不愿的走开了。是啊,她也只好走开,两个人四只手,全都满满拽满了东西,怎
么还有多余的手去买她的玫瑰呢!

  那一刻,谢枫暗自许诺,这一生,将执子之手,与子携老!从此大漠江南,
万水千山,永不相离!

  冬至 相爱篇

  每个女孩都曾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天使,当她遇到自己所钟爱的男孩就有了牵
挂,于是天使坠落人间,变成了女孩。

  所以请男孩一定一定不要辜负女孩,因为为了你,她已经放弃了整个天堂。

                                   --------梦幻

  在这个飘雪的日子,能和小北相约一起,真是一件美丽的事情。尽管未来的
路或许崎岖,尽管前方的梦若隐若现,然而有这一刻的温馨,那也就足够了。

  站在沙三舍的门口,谢枫捧着精心所挑点点繁星相映衬的一簇玫瑰,花蕊上
还沾着些许的露珠,闪闪间显得额外的娇艳,等待着小北的下来。终于,「千呼
万唤始出来」,小北身着咖啡色的大衣,外披着纯白之至的围巾,头上还依稀可
以见到梳着两个可爱的小辫子,刹那间,谢枫彷佛感到站在身边的是来自大自然
深处调皮的小精灵,冲着谢枫眨着她那如若晨星般灿烂的双眸。虽然谢枫已千百
次见过这张熟悉的脸,却依旧被那时她惊人的美态所倾倒,那一刻,谢枫迷失了。
「这花?」

  小北的轻声低喃使谢枫从梦幻之中又返回了尘世,「送给你的。」谢枫不自
然的应道。

  「谢枫怎么拿阿,多不好意思阿,要不,你替我拿着?」小北似嗔非嗔,嘴
角微微扬起一丝笑意。为小北赴汤蹈火尚且不辞,区区一簇鲜花又怎么难得倒谢
枫。谢枫只好义不容辞左手捧起鲜花右手撑着雨伞与小北并肩往车站走去。

  天空依旧飘着若有若无的细雨,就彷佛初生婴儿那润滑的小手,轻轻抚过你
的脸颊。这时的车站是如此的熙熙攘攘,再没有往日此时的空闲。接连来了好几
趟车,谢枫望着车上拥挤的人们心疼着小北娇嫩的身躯,一一放弃。总算最后等
到一辆人不是那么多的空调车,谢枫和小北终于登上了车,却由于心切间无法合
上雨伞导致可怜的雨伞寿终正寝,谢枫们在此对它致以最诚恳的默哀。- :)。

  来到湖南路,本应轻车熟路带小北到狮子桥就餐的谢枫迷失了方向,陪着小
北在山西路和湖南路之间来回折腾了好次,现在想来,估计是当时所有的心思都
放在小北身上了吧,没办法,拥有这样一个造化钟灵秀般的小北,使人不得不倾
其所有来呵护她,怜爱她。

  折腾了许久,五脏六腑也开始罢工抗议之后,狮子桥终于等候到了姗姗来迟
的他们。谢枫们进入了一路丝雨,点了两客圣诞晚餐,吃饭是次要的,和心爱的
小北一起才是最主要的。外面的严寒与这儿的温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过一会,
小北白皙的脸蛋就泛的通红通红,红扑扑的叫人不禁想轻捏上去。^ :* 在等候
晚餐的时间里,谢枫和小北玩起了五子棋。看着小北托着腮帮,冥思苦想的样子,
谢枫愈发觉得她的可爱,也为自己可以肆无忌惮这样盯着她感到一丝庆幸。就在
谢枫即将获胜小北微蹙柳眉的那一刻,谢枫轻轻地将棋子放在无足轻重的位置,
小北那时的欢欣那时的兴奋令人无法用言语描述,如同冬日里幽谷深处的百合绽
开,亦可使得冰雪为之融化。那一刻的风情,谢枫想终谢枫此生也是难以忘怀的。

  正餐上来了,小北将咖啡色的外套整齐折叠放在一旁的座椅上,内里着的是
一件纯白的毛衣,与此刻红润的脸颊交相辉映,更衬托出小北的娇羞可人。小北
小口吃着,不时下意识躲避谢枫直视的目光,含羞带怯,别有另一番滋味。烛光
摇曳之下,谢枫曾千百次在心中勾勒,与佳人共度的一个梦境,如今就这么真实
的诞生在面前,真想让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不再向前挪动分毫。

  走出餐厅,街上已经开始飘起了晶莹的雪粒,一颗一颗打在肩上,蜷在发上
虽不疼,却寒。谢枫只好移步山百,购得一青色小伞遮风挡雨。这次是左手撑伞,
右手则轻拥着小北,而小北则捧着鲜花,稍倚在谢枫怀中。一边顺便轻声低语讲
述着「道德的起源」等幽默的故事,不时引起小北浅言微笑。湖南路的人群熙熙
攘攘,一个个似乎也都洋溢着节日的欢欣,五彩飞扬。微风,细雨,鲜花,青伞,
佳人,这一切构成了一副「此画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不可多得的美景,
不知此去经年,是否还可以拥有。

  来到了青春剧场,一看表,正好,电影「英雄」即将开始。屏幕上闪过一个
个熟悉的面容,全是顶级明星,甑子丹,李连杰,张曼玉,梁朝伟……小北小声
说道:「我一直想看的就是这部电影。」或许是「英雄」前期的炒作尤其有效的
原因了吧。虽然谢枫已大致了解这部电影其实并不象想象中的那么好看,可也不
忍拂了小北的期待,合道:「咱们这不是心有灵犀嘛,你想看我也想看阿呵呵。」
黑暗中瞧不见小北的表情,小北嗔道,「谁跟你心有灵犀啦,你再说我就……」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就是,」顺势将小北略显冰凉的小手拢了过来,细心呵
护给予她所能提供的温暖极限。渐渐地,渐渐地,小北的纤纤小手逐渐变暖,谢
枫还是舍不得放开,依然拢住她的双手,小北的脸上扬着笑意,心中满是温柔一
片,谢枫也潜心享受小北肌肤的温馨。不知不觉中,「英雄」已经落下了它的帷
幕,谢枫却浑然不觉,还沉浸在温馨的感觉之中。

  又陪着小北在街上闲逛了许久,才恋恋不舍送着小北回到宿舍,这时即将敲
响12点的钟声。12点钟声敲响之际,谢枫一震,猛然从床头惊醒「好美的一个梦
阿。」并叹道:「原来这只是个梦,」带着无限的惆怅……

  思你如风语念你若雨吟放你真心与谢枫手心花瓣雨飘落身后希冀雨里洗尽心
疼的颜色

  春分  相离篇

  绳是条普通的红绳,带着些曾经的浅吟轻笑,不忍释手的却是如此的快乐与
流连;雪还是多年前的那场圣诞初雪,轻拥佳人夜游秦淮的场景,不知何时才能
再现?

                                                                ------风雨

  许多事情,总是在经历以后才会懂得。一如感情,痛过了,才会懂得如何保
护自己;傻过了,才会明白适时的坚持与放弃。

  小城的空气总是那样的清新而又宁静,相偎在湖畔依依垂柳下的谢枫和小北
静静地就那样坐着。时不时浅言低笑,描绘出一幅幅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然后
谢枫却深深地知道,这或许就是最后一次温馨的相聚了,过了今天,就将是「昨
夜风吹处,落英听谁细数?九万里苍穹,御风弄影,谁人与共」。

  她是属于这座小城的,繁华的都市和流光异彩的生活并不属于她,多少次她
那抑郁而又略带忧伤的笔触无不揭示着她那渴求的生活状态。可他注定是给不了
她这种生活,冷酷的现实是在这个小城,注定将囊中羞涩的他什么时候才能给予
她一个温馨属于自己的小家。而她,只要她能幸福,那么默默看着她的他,无论
身在何处,注定也是心甘如怡的。

  夜色越发温柔起来,朦胧中小北的嘴角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仿佛叶影里回
旋的鸟语。

  在微微流动的、带着木叶香霭的清风中,只有那断断续续的喃喃细语在低回
盘旋。谢枫低头睨望,与小北欲醉的眼波相遇,只见她眼波流转,娇羞无限,谢
枫登时心旌荡漾,心中「砰砰」狂跳,怔怔地凝望着小北,呼吸忽然急促起来。
蓦地喘息着重重吻在她的唇上,那柔软的唇瓣粘着淡淡的冰晶,冰凉而又滚烫。
她颤栗着张启双唇,任由他的舌尖狂野地探入,如烈火般地卷扫贝齿,恣肆地舔
噬掠夺每一寸空间。像火苗一般跳动着,舔舐着,带给他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迸爆
的幸福、恣肆的甜蜜……

  风淡淡地吹着,月儿也藏在柳梢之后,不知多久以后,谢枫总算从这深长而
已旖旎的深吻中回复了过来,再甜的梦也会有醒的时候,而这一刻,却又是如此
的残酷。

  客车驶离的时间越发的接近了,谢枫仍在彷徨,究竟是留下还是远走呢?最
终,那一丝清明使他登上了远去的路途。在落泪以前转身离去,将最美好的回忆,
留在心底。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那是谢枫最后一次看到小北了……

[ 本帖最后由 刌云剒月 于 2009-12-22 20:1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