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永恒 发表于 2011-06-08
【我和老婆的新鲜生活】18

作者:绿野(我的笔名)
2011/06/08
首发于:SexInSex
是否原创:是
                                                                
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

  非常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与喜欢,不好意思,时间拖了那么久,深表歉
意,今后文章将一如既往的更新。

  为了满足刺激的场景,犹如武侠小说里的人物会飞,重口味文会适当脱离现
实。请各位见谅,谢谢!

***********************************

  「润东!」身后不知是谁,一把拽住我的肩膀。力道极大,竟把我拉得仰面
朝后倒去。一屁股坐在地上,惊的回头,拉我的竟是,「沈强!」

  「嘘……过来。」沈强一边朝我招手,一边朝后退去。

  「你!你怎么会?」出乎我的意料。

  「快点!过来!」沈强招手叫我。

  我爬起身子,猫着腰跟过去。

  沈强一把抓起我的臂腕,拖着我要朝后面的拐角绕出去。

  我急道:「放手!我要救我老婆!」脚跟着定住。

  没想到,沈强二话不说侧身过来捂住我的嘴,将我的臂腕扭到身后,肘弯死
死的掐住我的脖子。

  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感觉沈强要是再稍一用力,我的脖子就会折断,身
体被他牢牢的锁住,无法动弹。

  沈强挟持着我挤过混乱的人群,一脚踹开出口的大门,一把将我推了出去。

  「哦!」我一个跟头摔到了外面。头蹭过地面向前滑出,吃进一嘴的泥浆。

  「哎!」我狼狈的趴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呕出脏土。

  街上很暗,没有路灯,只有录像厅和前面一户宅子亮着灯光,从窗口照到外
面。

  刘老板、二叔、小聪!他们都在,站在录像厅的门口。

  刘老板抽着烟,一脸得瑟的表情,好似还在回味刚才的趣事。

  我看见那张贱脸,顿时火冒三丈,王八养的!我满怀怒气的站起身子,冲向
他,飞起一脚就朝他的裆部踢去。

  刘老板没有防备,惊吓中急忙侧身闪躲,手下意识的护住裆部,烟头坠落到
地上,溅起火色的星点。

  「嗷!」的一声惨叫,刘老板的大腿被我重重的踢到,面容扭曲的向后倒去。
我穿的是嬉皮士风格厚重的尖头皮鞋,这一脚,积满了我的哀怨与愤怒。

  「啊!」我冲过去,对着地上的他怒吼,又飞起一脚,对准了他的脑袋。却
被二叔和小聪拦住。

  他们一人一只手,拖住我的肩膀,把我架了起来。

  「润东哥!不要打了!会出人命的。」小聪对着我大喊。

  「哦……」刘老板抱住大腿,尖头皮鞋好似戳穿了他的大腿肌肉,刘老板滚
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完全没了之前欺负我老婆时,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这欺软怕硬的狗杂种,「我要清了这垃圾!」我狂吼住,从来不说粗话的我,
此时此刻再无法克制住。

  「不要怪他!这不完全是他的错啊,润东哥!」小聪认出是我。

  「不是他的错,那是谁的错?」转头看到二叔,「是!还有你!」挣开小聪
的手,挥起一拳就朝二叔的面门轰去。

  「哎!别!」二叔急忙闪躲。

  拳头没有落到他的脸上,被沈强凌空挡了下来,「润东,发那么大火干嘛。」

  「王八蛋,你说我干嘛!你们这群王八蛋!」我怒火中烧,突然又想到燕燕
还在里面,发疯似的就要冲回录像厅。

  沈强横身一把将我抱住,用力一甩。

  「啊!」我整个人竟腾空飞了起来,落地时脚下一滑,一屁股翻坐到了地上。

  沈强:「润东!你冷静一点。」

  我从地上蹦起来,眼里喷火的瞪着他们,手指道:「你们谁敢拦我,我杀了
谁。」

  沈强竟「扑哧」的笑出声,「润东,你看你这样子,能杀得了谁?」转而收
起笑容,脸色突然变得阴冷,「如果你真的想杀,我来教你。」

  户外刮起一阵刺骨的寒风,11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润东啊,别生气了,要气啊,就气我。不过你别先激动,听一听我的解释,
行不行?」沈强叹一口气,走到我的面前把身上的大衣披到我的肩上,「男人干
大事,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要先冷静的思考,别冲动,发疯只会带来更大的
麻烦。关于这点,不要怪我说话难听,润东你还比不上燕儿。她在很多时候,比
你冷静的多。至少,燕儿不会把我好不容易请来的刘老板打成那样,你叫我怎么
像别人交代。」

  「他他妈的是活该。」

  「哎你这话可不对,怎么叫活该,人家可是专门靠这个吃饭,调教师你知不
知道?」

  我气不过,「呸!专门靠欺负女人吃饭。」

  沈强摆摆手,「好了,不跟你争这个,说正事。你知道,现在录像厅里面的
都是些什么人?」

  我有些愣住,不知道沈强说这话的含义,「什么人?不全是些下三滥的流氓
吗?」

  「哼,当然不是,有一些可是宏瑞的贵客,他们都混在那个录像厅里。」

  「……」宏瑞的贵客!他们怎么会在里面?

  「这种玩法叫痴汉秀,你应该第一次听说,但在日本非常流行,有些客人可
是专程坐飞机过来。为的,就是我们的白大美人。」沈强撇我一眼,轻松道:「
放心,燕燕自己也知道。你老婆可比你精的很。」

  我被震惊的无语。

  「润东,我相信,当我告诉你事实后,你不会在生气。燕燕能走到今天这一
步,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她是个要强的女人,承诺与王茹一起拿下宏瑞华东,我
坚信她们能做到。」沈强把目光正视我,正色道:「我也相信,润东你一定会支
持燕儿。」

  我语塞,心里有千万句的说辞,却被堵在喉咙口,一点也讲不出来。

  「这次燕儿的工作是意外,王茹也很为难,担心燕子会不肯接受,但燕儿已
经在宏瑞出了名,这些人指名要燕子,我们也没有办法,所以起初只好诱骗了她
一下……嘿,也不能说骗,反正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

  「你们!你们!」我几乎气绝。

  「润东你别激动。」沈强扶住我。

  我鄙夷的将他的手推开,「滚开!你们把……把我的老婆当什么了!」

  「看你这话说的,我老婆还不是一样,大家都是为了生活。我们自从出生在
这个世上起,就注定有很多事情没的选择。尤其当,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
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燕儿可是拼了命的在努力啊!润东,你不能总是从自己的
主观看世界,这样对你的老婆来说真的太自私了。」

  「努力……」燕燕为事业真的牺牲了太多……太多……还有为了这个家……
沈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是。」沈强肯定道,手搭上我的肩膀,「王茹回来了,我会在背后支持她,
明年宏瑞将有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你不会不知道。」

  我明白,王茹回来要拿下宏瑞华东,夺走李耀松的位置。

  沈强仰起手,指了指手表:「再过20分钟新年就到了,我们一起进去和燕
儿迎接新年。」

  「什么……」我以为自己没听清。

  沈强握拳轻捶我一记胸口,「傻愣着干嘛,刚才不是吵着嚷着要救你老婆,
现在带你进去,不要了?」

  「就……就这么进去……」

  沈强诡秘的一笑,「放心,你老婆现在保准认不出你。」

  沈强走在前面,我跟在他的后头。小聪、二叔和刘老板站在门口没有跟过来。

  
  沈强推开门。

  录像厅里,「哗哗」的一片喧闹声,人声鼎沸,场面是热火朝天。房间里的
温度比外面滞涨数倍,好似开了暖气。

  男人,一群群赤膊的男人,有些人还脱光了裤子,嚎叫着,你推我让。乍一
看,还以为走进了澡堂。

  「操你妈的,该我了,该我了。」

  「滚滚滚,老子还没操够来。」

  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可以说,上几辈子,下几辈子,都再没看到过这样的
情景。

  一群男人围着一群男人,足足围了三、四圈,密不透风,好似一座土墩。

  沈强拉来一把椅子,叫我站上去。

  我站上去,看到男人们围着的中间,赫然躺着的,是我老婆。

  我捂住嘴,几乎控制不住,要叫喊出来。

  我的老婆,被他们放在由几张椅子拼成的方形“木床”上,她的全身,包括
脸、头发,胡满了白色透明的黏液,好像被人刚从精液池子里撩出来,一个男人
还压在他的身上,使劲的耸动着。

  我终于明白沈强说老婆认不出我的原因,男人的精液完全蒙蔽了她的双眼。

  突然,“床”上的老婆猛的抬起头,小腹一抽搐,仰起脖子,「呕!」一大
股的白浆从她的嘴里翻了出来。

  「哦!」旁边人惊叹,白浆溅在他们的身上,却一点不觉得恶心,饶有兴致
的用手将脸上,身上的精液刮下,把沾满精液的手指塞进老婆的小嘴里,又让她
舔吃了回去。

  「呜呜……」燕燕张着口,舌头被男人掐着,拉长到外面,小嘴里塞满了男
人的手指。

  一个男人抖了抖阳具,爬上椅子,推开身边的男人,扶起躺着的老婆,将阳
具插进她的小口。

  「呕……」老婆张口泛着干呕,晶亮的涅液从她的嘴角滑下。

  几个男人爬上桌,抓过燕燕的小手,让燕燕替他们手淫。

  刚才正面操她的男人,转到她的身下,从下至上的肏起肉屄。

  「呜呜……」老婆突然一甩头,口挣脱开身前的男人,弯下身子,「扑哧…
…扑哧……」一大股的白浆居然从她的屁股后喷了出来。

  「让开,让开。」一个男人喊道。

  旁边人纷纷让出一条走道。

  只见,一个人拿着一支大号针筒,奔到老婆的身后,「来,白经理,喝汤了。」

  旁边人帮忙扶起老婆的翘臀,掰开两瓣肥肥的臀肉,针头「嗞溜」滑进铺张
的屁眼里,为老婆再填入一发新的炮弹。

  「哦!」燕燕哀叫,娇体像在充能般抖颤着。头被身前的男人把住,吃进阳
根。

  满满的一针白浆灌入老婆的屁眼,男人用大拇指扣住菊门,又叫人去抽了一
针。

  「呜呜……」老婆小腹一颤颤的痉挛,屁股不自觉的扭摆住。

  身下的男人用力挺刺,卵蛋撞得肉屄「啪啪」直响。

  燕燕双眼惊惧的瞪大,又紧紧的闭起,表情似要爽晕了过去。

  针筒一会被加满,男人放开拇指,换做针头又插了进去,猎枪子弹般粗大的
针筒将燕燕的屁眼撑成一个小洞,男人用力的推针,白浆渐渐灌入老婆的体内。

  燕燕的屁股像小孩不肯进食般的扭捏着,屁眼不断反吐着黏液,但男人的力
道极大,丝毫没减缓白浆进入老婆直肠的速度。

  身前叫燕儿口交的男人,用力一挺身,鸡巴深深的顶进喉咙,「呕……」一
大股白浆隔着男人的鸡巴从老婆的小嘴里喷了出来。

  男人一放开老婆,燕燕立即不住的咳嗽,伴随阵阵的反胃,嘴角、鼻子挂满
了晶亮的涅液。

  身后的男人用力的把最后一点白浆注入老婆的体内。

  燕燕脸涨的通红,额头的青筋涨突着,小腹微微的隆起,像又积蓄满一肚子
的淫力。

  一针的白浆全数进入了燕燕的屁眼,男人「嗞」的一声,拔出针头。

  燕燕跟着「嗷」的一声哀叫,反弹起屁股,屁眼紧张的一抽一紧,「噗噗」
的向外溅着白浆。

  男人丢下针筒,跳上“床”,阳具对准燕燕的屁眼,硬生生的往里插去。

  燕燕被身后男人压着前倾身子,膝盖顶住“床”面,与一滩滩的精液不住打
滑。

  这时,身下的男人猛的一使劲,阳具深深的刺入肉屄。

  「哦!」燕燕仰长脖子,俏脸扭曲。

  身后男人乘势用力的掰开老婆的两瓣臀肉,屁股向前挺去,阳具「嗞」的滑
进了老婆的菊门。

  「嗷嗷!嗷!」燕燕大声浪叫。

  两个男人开始上下前后抽插,阳根野蛮的进出着老婆的两个肉洞,阴唇被卵
蛋拍得飞舞在空中,屁眼的嫩肉被肏的翻进翻出,灌肠液挤着屁眼与鸡巴间的肉
缝不断向外冒出。

  「哦!嗷嗷嗷……」燕燕从屁股至浑身不住的痉挛,最后崩坏似的狂抖起来。

  「哈!」两个男人骑马似的驾在燕燕的身上,全身的筋肉都暴突着。

  「嗷嗷!」

  「呼呼呼……」男人抓起老婆沾湿精液的秀发。

  「啊!」燕燕被迫的仰起头,抬起身子。

  此刻,我竟察觉老婆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复杂,不仅仅是痛苦……无助…
…忍耐……还有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纵欲。

  身下的男人反拧起老燕燕的乳头,像揪住两粒面团般把它拉长。

  「嗷嗷!」燕燕痛得又低下身子。

  身前男人一只手环住老婆的脖颈,不让她倒下去,一只手快速擼动自己的鸡
巴。

  「扑哧……扑哧……」一大股白浆射在了老婆的俏脸上,胡满一片。

  男人们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只当我老婆是泄欲的工具。

  我只感到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热,心渐渐烫得像块烙铁,一直延伸到下身。手
不自觉的摸到裤裆,惊觉已肿起一个大包。

  「润东……润东……」沈强在下面拉我的袖子。

  我从椅子上下来,腿僵直着,差点没有站稳。

  看见沈强在脱衣服。

  「沈强,你……你脱衣服做什么!」

  沈强看我一眼,竟若无其事的说:「一起玩啊,润东你也上,来试试,保准
刺激。」他说着,过来解我的裤子。

  「不要!别动我,你疯了!」随即感到裤裆一紧,命根竟被沈强抓在了手里,
他那孔武有力的大手,只要稍一用力,我的睾丸定被他捏碎。

  沈强淫笑:「润东看你都硬了。」手指略动。

  我顿时感到大腿一软,差点没跪了下去,两粒睾丸像弹珠般被沈强握在手里
搓揉着,我急忙撑住他的手臂,加紧双腿,「沈强,松手,快松手!你想弄死我!」

  「哈哈哈……」沈强松开手,「润东,自己脱,还是要我帮忙。」

  我呆了足足有半分钟,心里百感交集。

  「润东你放心好了,不用担心燕儿会认出你。」沈强说中了我最大的顾虑。

  「为……为什么……」

  沈强手掏进裤兜拿出一瓶药剂,「她用了这个。」

  蓝色的药瓶在沈强手里泛着诡异的寒光。记得沈佳楠曾给我看过,这是宏瑞
的烈性春药。

  我把药剂拿到手里,「燕燕在宏瑞,就是推销这瓶东西。」

  「哦,你也知道?」沈强奇怪道,「燕儿居然会把这个告诉你听。呵,真奇
怪,那么你们俩怎么到现在还没摊牌。」

  沈强不知道这瓶药的事情是沈佳楠告诉我的,当然,我也没必要和他说明。

  沈强继续说:「不过燕燕在宏瑞不全卖这东西,宏瑞可不是卖药的。」

  宏瑞可不是卖药的,这句话我听过几遍。那宏瑞到底是经营什么的?它就像
对我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让我始终琢磨不透。

  我问:「那宏瑞,到底是做什么的?」

  沈强转过头看着我,半响,咧开嘴乐了:「来宏瑞,来了宏瑞你自然就会知
道。」

  我的好奇立刻被他的这句话挡了回去。去宏瑞,沈强为什么坚持要我去宏瑞,
他到底要我干什么?

  「好了,别多想了,快先脱了衣服。燕儿还在等我们咧。」

  沈强帮我三下五除二的剥下衣服,拉着我,光着屁股挤进了人堆。

  男人一个挨着一个紧贴在一起,肉体间的燥热早已盖过寒冷,浓烈的精液味、
尿骚味扑鼻而至,呛得我捂住口鼻。

  「沈老板。」一个赤身肥肚的男人认出沈强。

  「哦!吕总。」

  「沈老板,这次多亏了王总安排的好啊。玩的真痛快,白经理可真是极品尤
物。」

  「呵呵,吕总喜欢就好。」

  「呵呵,当然,当然喜欢,简直不亦乐乎。」他拿出蓝色的药瓶,举在手里,
「宏瑞的药也确实厉害,刚才白经理让我们肏晕了过去,夏老头想出一个主意,
叫我们把精液集中到一起,把药倒进几滴在精液里,然后抽入大针筒,灌进白经
理的屁眼,你猜则么着,白经理立刻就生龙活虎起来啦,哈哈哈……」

  肥肚男的笑声好深刺耳,但不知为何,听他笑声,竟同时撩拨起我心底的邪
念。

  沈强:「呵呵,夏老板还真会玩女人。」

  「那老家伙,色中恶鬼。」大肚腩说话的时候撇见我,「沈总,这位是?」

  我想回避,却被沈强一把拽住,「我来为你介绍,这位是白经理的老公。」

  大肚腩眉毛明显的一抖动,但随即又面带笑容:「你好,不知是哪位白经理?」

  沈强替我回答:「就是这房间里白晓燕。」

  大肚腩一脸惊愕,嘴唇抖动着却不知说些什么。

  我尴尬的无地自容,转身逃似的投入了人群。

  我朝里钻去,离老婆越来越近。

  「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与老婆「啊啊」的嘶吼声,交织成一片。

  我听见她的浪叫,好像撕破了喉咙,我从没听过老婆这般肆无忌惮的呻吟,
像一头发了疯的母畜。

  我终于钻到了最里面,近距离的看见老婆杂交的胜景。

  她被包夹在2个男人的中间,白皙的美肉与男人粗黑的身躯紧紧的粘在一起,
蠕动着,好似溶成了一块。身前还站着一个男人,时而要她吞进阳具。燕燕她披
散着头发,眼神涣散,只靠着身体的本能,迎凑着男人的需要。

  燕燕撑在床面上的小手突然握紧成拳头,身体蜷紧,又猛的反弹开来,「嗷
嗷!」她高潮了,不知是今晚第几次的高潮。

  肏屁眼的男人一下退出阴茎,让开身子。

  「噗」的一大股白浆从老婆的屁眼口,朝我迎面扑了过来。

  我整个人僵在那里,根本来不及闪避,白浆扑到我的脸上,溅至我的全身,
一股恶臭夹杂着酸味,全数灌进我的口鼻,「哎!」我经不住恶心的呕吐起来。

  旁边爆发出一阵嬉笑声。

  「朋友!朋友!」

  我弯着腰,有人从背后将我扶起,「朋友,上去。」我竟被后面的人推上了
木床。

  燕燕,我的老婆,就卧在我的面前,满身晶亮亮的涅液混杂汗水。

  她背对着我,翘高屁股,屁眼还「噗噗」的向往射着白浆,好似一座喷浆的
火山。她身下的男人没有停止抽插,老婆的身子仍旧一颠一颠的。

  「操她啊!」不知是谁在后面推我。

  我走近一步,手因为肾上腺素的猛然剧增而不自觉的发抖。

  台下男人骚动着,他们不住开口叫嚷着,要我快些像其他玩客一样操我的爱
妻。

  我咽下喉咙,手哆嗦着摸到老婆肥湿的屁股上,好烫,燕燕的身子像烧着一
般,滚热发烫。

  老婆的皮肤一接触到我的手,屁股敏感的一收紧,但接而她竟将两手伸到背
后,自己扒开屁眼,淫荡的摇摆肉臀,好似在乞求我的插入。

  看见她淫贱的模样的,我心头猛的一酸。燕儿并不知道是我站在身后,那她
对别的男人也是这样放荡不羁。

  「看!这婊子又发情了,我说你个傻逼还在等什么,快些操这娘们啊!」

  「不操就给我滚了下去,别耽误老子时间啊。」

  我满脸涨红,只觉得血气上涌。就当是惩罚她的淫贱,惩罚她对我的不忠,
让我也来充当一回嫖客。我扶正老婆的屁股,挺起身子,将龟头移向她绽开的屁
眼。

  燕燕迫不及待的一只手轻握住我的阳根,似导引般的将它送入屁眼。

  在家里老婆始终保持着被动,就算我和小聪一起干她,把她干浪,也没见过
燕燕像现在一样渴求,主动。

  阳具轻触到菊门,老婆轻摇着肉臀向我顶来,肉洞竟有灵性似的蠕动着张开,
将我臌胀的龟头一口含入。

  「哦!」这种滚热紧实的触感,伴随滑润的潮湿,好似将我的阳具瞬间融化。
还有一根粗长的阳根隔着薄薄的肉壁在另一边不停的蠕动着,我能感受它的存在,
另一个男人的存在,与我分享着老婆的娇躯。

  我眉头一紧,一股电流不受控制的窜至我的胯间,太刺激了,我居然还没抽
动,就尿出精来。

  射精后,我整个人脱力的伏到燕燕的赤背上,大口的喘息。她的裸背又热又
湿,溢满汗珠,燕燕也在喘气,娇躯有节奏的微颤着,老婆淡淡体香冲破精液的
腥味,扑入我的鼻腔,这股香味真让人闻得上瘾。

  好香,好好闻,我使劲的嗅了嗅鼻子,香味从鼻腔灌入蔓延刺激至我的大脑,
慢慢的竟有了一种异样的变化,眼前的景物被放大了数倍,耳边的声音也跟着变
大变响,一切近乎迷离,全身竖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鸡巴转而又膨胀了起来。
这是则么回事?

  燕燕的屁眼一夹一夹,好似感受到我膨胀大的阳具。

  我竖起腰,抱住老婆的大屁股,体内一股怪力驱使着我向前挺动起来。

  「嗯……舒服……」只动了一下,我就不禁浑身一阵哆嗦,超乎寻常的快感,
就好像将我整个人一起送入了燕燕的湿穴之中,并牢牢的夹紧。

  「哦……」我加快速度,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向我袭来,让我欲罢不能。渐渐
的,我视线越来越模糊,大脑空白,周围变得漆黑,眼前只剩下了我和老婆,忘
记周围还有那么多的人,忘记我身处何地,忘记……

  我只管卖力的挺送鸡巴,口水……我的口水,不自觉的从嘴里飞溅出来,我
现在才体会老婆为什么会被肏得唾液横飞,是因为控制不住,一点也控制不住…


  ……我此时像条公狗……「嗷!」我开始嚎叫。

  身边人也跟着嚎叫,响声如雷贯耳。

  我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抽送鸡巴,次次顶到最深,和身下的男人一起迈进。被
我们夹在中间的老婆活像头奔腾的野马,一耸一耸向前猛冲。

  「滋啦啦……」一阵电流碰撞的脆响。

  「哦!」我立刻眼冒金星,背后像被一辆万吨卡车狠狠的撞上,额头上的青
筋整根整根的暴突出来。

  一个畜生居然拿着电击枪按在我的后颈,一股强大的电流窜绕全身,最后顺
着我的阳根,冲进老婆的屁眼。

  「嗷嗷!」马上燕燕也惊叫了起来,她和我一样发狂似的猛抖肉身。

           老婆身下男人也跟着惨叫……

  三人在一片惨叫中达到高潮,我从来没有过的高潮,好像把一生的精血都给
喷了出来,随即两眼一翻的瘫了下去……

  眼前一片漆黑……「呼呼……」我想呼吸……「呜呜……」好难受……「吸
气……让我吸气……」我是不是要死了?「救救我……救救我……我好难受……」

  「啪!」的一声脆响,接着「啪啪」又是两声,马上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人
中被狠狠的掐上,生疼生疼的。

  我清醒过来……沈强……是沈强……他蹲在我的身边,手扶着我的头紧张的
看着我。

  神强见我苏醒过来,才松出一口,「怎么样,还好吧。」

  我睁开眼,突然感到胃里翻江倒海般的不适,急忙坐起身子,「呕!」把晚
饭全吐了出来,「……我怎么会……」我看着那堆恶心的秽物。

  沈强:「不要担心,那是药的副作用,一会就没事了。」

  「药……」我摇了摇还处在混沌的头脑,含糊道:「什么药……」

  「忘了,就是那瓶小东西。」

  「但是我没有……」

  「不是你用,是燕燕用了,那药只能用在女人身上,然后她们的玉体会散发
出一股奇香,让男人闻着晕眩,只想和她做爱,你以前有没有闻过。」

  「有……不,应该好像没有……」我只依稀记得老婆身上,始终带着一股淡
淡的好闻的体香味。

  沈强撇嘴坏笑,「这也是晓燕那么受欢迎的原因之一。每次见客人的时候用
上那么一点,保准让那些男人们为她倾国倾城。」

  「那别的女人,用了也不一样?」

  沈强摇头,「当然不一样,就如你我,别人无可取代。」

  沈强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何不同,有那么重要吗?或许沈强丰富的人生
经验让他变得与众不同,对宏瑞来说他是重要的一员,但我又有何无可取代呢?

  沈强:「润东,你知道sm吗?」

  sm,曾经多多少少在网上看到过一些关于它的内容,「s不是指支配者,
m就是指被支配者吗?」

  「对,这点几乎人人都知道,那润东,你知道什么样的人能做m,什么样的
人能做s吗?」

  「m,我的老婆是m。」虽然我心里很不情愿承认。

  「对,润东,燕儿是m。那你知道不知道谁是s?」

  「S。」m的主人就是s,那不是今晚一直调教我妻子的刘老板?还有曾经
一样玩弄过我老婆的人,他们都是s……

  「刘老板是s。」虽然我心里很不想这么回答,但这个答案真的是我唯一能
想到的正确答案。能调教玩弄M的,不就是S吗?

  没想到沈强却表示否定,「不对。刘老板不是s,至少他不是你老婆的S。
虽然他一直很想得到燕儿,但我认为,这辈子他都别想。」

  我诧异沈强的话,「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在我没有教你之前,你当然不明白。而且大部分人,都和你一样不明白s
m的真正内容。不过用形式化的讲解方式可能很难帮你最快的去理解,所以我想
先给你举个小小的例子,润东你知不知道三国?」

  「三国,知道。」谁会不知道三国。

  「那你能不能给我说说,刘备、关羽、张飞,三人谁是S,谁是M?」

  「额……他们……他们三个都是男人!怎么可能有这种的关系。」

  沈强「哼」了一声,「愚蠢,你以为sm是只存在肉体上的关系吗?如果是
那样,sm又有什么意义,和嫖妓有什么区别?SM最关键的是在心,忠心、爱
心、关心、信心、荣辱心……你明白吗?」

  「那SM又和刘备他们有什么联系,他们三人……」我话到一半,忽然又觉
得想到了什么,「沈强,你难道是说,刘备是S,关羽与张飞是M?」

  沈强显出满意的笑容,「润东,从他们身上看,你还会认为M与S只是那种
肤浅的肉体关系吗?」

  我内心在震撼。

  沈强:「最可贵的一点,M与S之间的感情与信任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动摇
的,就像刘、关、张,还有你与燕儿一样。」

  「我……与……燕儿?」

  沈强点头,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大吃一惊:「润东,你才是燕儿真正的S。无
可替代。」

  「我……则么可能是我!」

  「润东,S是主,M是奴,S要有一颗包容M一切的心,包括她犯下的错误,
M则无论身处何地都要心中有主,并竭尽全力达成主人的心愿。润东,燕儿难道
不是这样吗?她一直深爱着你,并朝着你所希望的那样在发展吗?」

  「我……」真的是这样吗?朝我心想的那样,回忆过去,自从我有了淫妻的
怪癖,燕儿在这短短的几年里,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从一个连穿短裙都会害羞
的女人,到现在几乎超出了我的想象。

  「润东,来宏瑞,燕儿需要你,没有你这个真正的S,她就永远做不了一个
完美的M。宏瑞更需要你,世界上再没有像你们这对完美的S

  「噼啪……噼啪」外面传来响亮的爆竹声,敲响了新年的钟声……

[ 本帖最后由 女子色男人好 于 2011-6-8 22:0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