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oisseur 发表于 2017-10-02
夏日的江南,帝甸的蜀葵方迎东华青帝之胜,而野稻田的野草茫茫无边无际。

一夜,月照中天,光明遍地,远方却遥遥的有乌鸦的叫声,鸦影在月宫。

我坐在一峰上洗心髓吞吐月采,眉间上再此显出火焰之纹,而之下竖立着一龙矅真眼。

天地,好清净啊;我的身体似化在宇宙。

我们昆仑以日月为阴阳,虽然在采月华太阴之精,而日珠却在我体内作周天之游。

忽然稻田内一灵物受月光的真薰发出一道神采,光之迅速,如星芒,但难逃我龙矅真眼。

“此为何物?”我心机一动,飘身而下。

发现彼处有一火蛇在守护此灵物,遣开火蛇,我挖出来一个秘盒,盒子里有一对有如春水莹莹的翠环,各自书有火焰的篆字“璇”与“玑”。

这对翠环受了月华太阴之气,在我手中化为二龙合为一块神璧。

神璧是透明的,左与右日轮、月轮隐隐作现。

我知道它的来历,此太极之珍,玄元之符。?

“阿——野——摩,婆——罗——野”——一个女声念起了龙部真语。

我回头,一位通天道姬穿戴上元太乙天真法服出现在我面前。

“已人间三百岁矣,未与君相见”,月下的倒影显出她长长的影子。

“道真,原来是你!”。

“当然是我,此物为娲皇所炼奇物,藏于此,化生土德三百年,今已毕其数,合再归我主座下。”

她说着将我手上的神璧收去,分成玉环戴在两臂上——“此仍未到其合璧之日。”她说。

“而我们将来也还再有相见之时。”

她变成一串晶莹的彩色的莲花光珠,往天上飞去。

“须自珍重!”

在我的伫立之中,月下的空中飞扬着她的天人的芳烈。

“昆仑”——我独自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