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bb069419 发表于 2017-09-22


【资源名称】【苍主】【实体封面全本】【作者:鸟人】
【资源大小】995K
【资源格式】TXT+UMD
【发布方式】 yunfile 盘    DuFile网盘      
【下载地址】
    yunfile 盘:/goukanla.com/url/c90a1f975d29ed6a
  DuFile网盘:/goukanla.com/url/5c2cc8e46866f057
   附       件      
                       
yunfile 盘不能下载问题:将网址中gmpan.com替换为以下五个地址1. filemarkets.com  2. 5xpan.com  3. yfdisk.com   4. needisk.com  5. skpan.com      
【内容简介】
  门多爵士是个胖子,不过他胖的不讨人厌,因为某种“特殊”原因,门多踏上了前往“被诅咒的领地”的旅程,可是加鲁斯帝特的诅咒,似乎等不到它的新领主到职上任,门多在自己领地中度过的第一晚,竟在“地龙监狱”里!“高挺的胸部、细瘦的腰肢、匀称的长腿,可惜是朵带刺的玫瑰,想摘下来可是很危险的。不过,*奸我最喜欢了……”——门多

  正如伊蕾雅所想,胖子门多的确是个召唤师,但是,他的和普通的召唤师完全不同。

  召唤师这个职业在垓亚世界里是一种非常神秘的职业,从事这种职业的人数甚至比高级魔法师的数量更少,一般来说,召唤师的能力就是,召唤植物帮助自己战斗。大家公认,和一个召唤师在森林等植被茂密的地点战斗,会遇上很大的麻烦,不过召唤师也有他的局限,他们只能是素食,而且还不能接近女色或者男色,所以,几乎不会有人喜欢成为召唤师。

  门多是与众不同的召唤师,他的召唤术来自於一本祖传的残缺不全的书,目前为止,以他的能力能够召唤出淫兽触手这样的东西,并且数目只有一条,维持时间在一到两个小时左右。

  门多在思考着该怎么处置这个性感艳丽,但又狠毒的女人。放过她,那绝对是不可以的;杀了她,又似乎有些可惜。胖子思考了一会儿,做出了个决定。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门多把伊蕾雅抱到附近的草丛里,那柔软的肉体良好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手,不过很快他就会有更大的享受了。

  “卑鄙无耻的胖子,我饶不了你!”伊蕾雅威胁着,但门多是何等人物,他简直就是被人威胁大的。

  “美人,你留着点力气呻吟吧,有你舒服的时候。”门多淫笑着,开始脱她的衣服,对他来说,这时候就是天塌下来、造物主跳脱衣舞,他都要先玩一玩眼前性感的精灵。在王都的时候,他差不多是每两天就要和女人上一次床,现在接连快一个月的时间连女人都没摸过,他实在忍受不住了。

  “真是细腻的皮肤啊!”门多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伊蕾雅裸露在外面的细细的腰,那细腻的皮肤光滑得让人想知道她的身体其他的部位是否也是这样。

  伊蕾雅瞪着门多,恨不得一口把他吞掉,而门多正好也怀着差不多的念头,不过他是打算一点点的把她“吃掉”。

  门多粗暴的把伊蕾雅上身的紧身衣撕了下来,一对高挺浑圆的乳房弹了出来,她居然里面没有穿内衣。

  门多两眼放光,开始扫视黑精灵那美丽诱人的肉体,目光的焦点落在她的胸前。

  伊蕾雅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巨乳,她的乳房虽然大,但却绝对坚挺富有弹性,雪白的肉球上是红色的乳头,这时候她的乳头已经明显的在发硬了。

  “果然是个荡妇啊,看你的乳头已经硬了,下面是不是也湿了?”门多捏住伊蕾雅的乳头轻轻的揉搓着,看着那两颗红葡萄在自己手指下变幻着形状。

  门多的抚摸手法非常熟练,而且相当具有挑逗性,他重点刺激的是伊蕾雅的乳房,她的乳房又大又挺,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而且,这对肉球的触感绝对是一等一的,在门多的经验里,还从未遇到过乳房手感这样好的女人。

  他用指尾轻扫着伊蕾雅的乳头,那尖尖的顶端是非常敏感的部位,稍加挑逗就足以让女人兴奋,门多很有经验的自上而下,再自下而上,一遍遍的猥亵着这美丽的黑精灵。

  在门多熟练的手法的挑逗下,伊蕾雅的脸上很快就泛起了红色,当荡妇遇上淫魔,正好是一拍即合,只不过她无法接受要被*奸这个事实,何况对方是一个成为她奴隶的胖子。伊蕾雅虽然放荡,但从来都是她勾引男人,玩过就踢开或者杀死,何曾受过这种侮辱。

  伊蕾雅拼命的扭动身体,不过束缚的力量一时间无法消除,她的举动反而像是在配合门多的抚摸。

  “等不急了吗?”门多不停的攻击着她的心理防线,手上的动作毫不停顿。

  和门多印象里的精灵的小巧玲珑不同,伊蕾雅这个黑精灵的身材非常丰满,但该苗条的地方又非常纤细,肉体的曲线柔美动人。面对这样可口的佳人,自诩为色中恶魔的门多哪里忍耐得住,他的手直接伸进她的短裙里,直取重点。

  伊蕾雅两腿之间的重要部位被门多一阵揉捏,她发出了呻吟声,这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门多的手指非常的灵活,这是他经过多年的积累锻炼出来的,他的手轻巧地解开伊蕾雅短裙的扣子,还顺手把她腿上的丝袜褪了下来。

  “真香啊!”门多把她的丝袜凑到鼻子处闻个不停,很有些变态的风范。伊蕾雅仅剩的内裤上已经出现了一丝水渍,很明显是动情了,像她这样经历过风月的女人体质很敏感,稍加挑逗就会泛起春情。

  门多并不急於脱去她身体上的最后一件遮盖物,反而先在她修长美丽的大腿上抚摸起来。门多一向认为,玩弄女人也要讲究格调,女人的脸蛋、身材、胸部、臀部、大腿,样样缺一不可,其中门多最喜欢有一双美丽修长大腿的女人。

  “来吧,宝贝!”门多一边抚摸着伊蕾雅的大腿,一边抓住她的内裤两边,慢慢的把这最后的遮盖物脱了下来。

  门多觉得眼前一亮,伊蕾雅一丝不挂的肉体就像白玉雕成,隐约闪着光辉,修长的大腿和高挺的乳房是她身体上最美丽的部位,绝对是门多所见过的美女中的极品。

  伊蕾雅怒视着门多,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这个可恶的胖子早就被碎屍万段了。

  不过这只是如果,伊蕾雅的眼神并不能阻止门多的动作,他已经分开她的双腿,进入到她最重要的部位进行探索了。

  门多的手指分开守卫蜜穴的两片肉唇,慢慢的探了进去,伊蕾雅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门多抽出手指,舔了舔上面沾染的蜜汁,淫笑起来:“我的主人,你是不是很久没有被男人干了?”

  伊蕾雅咬牙瞪眼,却依然是连小手指头都无法动一下。

  门多放弃了用手指探索的打算,开始改用舌头开路,他的舌头和手指一样的灵活,顶开两片肉唇,直接接触到里面的蜜穴。

  伊蕾雅平静下来,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门多的舌尖轻轻的挑逗着伊蕾雅蜜穴里的肉核,那是她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尽管她并不愿意,但蜜汁仍然慢慢的渗了出来,配合着门多的举动。门多把她的腿扛到肩膀上,专心致志的挑逗着她。

  挑逗女人的手法,门多还是和德拉斯学的,不过很显然,他比那头大笨熊聪明得多,手法更加厉害。他托起伊蕾雅的臀部,慢慢的把肉棒凑近她的蜜穴。

  如果是德拉斯,遇到这样一个动人的美女,必然是饿虎扑食一样扑上去尽情地享受,不过门多有着充足的耐性,他并不急於立刻占有伊蕾雅。

  门多的肉棒在蜜穴外来回摩擦着,但是就是不向里面更进一步,伊蕾雅的呼吸急促起来,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骚货!快承认自己是个荡妇!”门多重重的拧了她的乳房,没想到伊蕾雅居然呻吟了两声,声音里透着舒服。

  门多大为惊讶,又使劲的捏着她的乳头,这已经超过了爱抚的程度,基本上算是虐待了。伊蕾雅的下身居然流出了更多的蜜汁,开始兴奋起来。门多於是不再客气,分开她的双腿,肉棒结结实实的插了进去。

  有力的一插让伊蕾雅差点翻起了白眼,和门多的身材相匹配,他的肉棒尺寸也是相当惊人的,就连德拉斯那样身高接近两米的人,都要在尺寸上对门多甘拜下风,而且门多并不是只会靠肉棒的又粗又长,他的技巧也相当厉害。

  门多用力的挤压着伊蕾雅的身体,让她那修长的肉体几乎打了个对折,她的双腿已经压上了她自己的肩头,而不可避免的,她的蜜穴完全暴露出来。

  门多运足力气,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挺起了肉棒死命的抽插着,棒棒着肉,下下凶狠。

  伊蕾雅不断的发出呻吟声,有舒服的成份,也有痛苦的成份,虽然她的蜜穴里已经完全湿润了,不过门多的尺寸实在太大,远远超过她所经历过的任何一个男人。

  “臭婊子,烂货,我干死你!”门多此时不像是在做爱,倒像是在泄愤,他压在伊蕾雅身上,肉棒快速的在蜜穴内进出着,每一下都能重重的撞击在她最深处的花心上,而她那紧窄的肉壁,也在一出一进中带给他很大的快感。

  一口气抽插了几乎有上千下,连门多都觉得体力有些不支了,他把肉棒停留在伊蕾雅的身体里,顶在花心处,略做休息。

  没等占尽优势的领主喘上几口气,他忽然发现一件让他很惊惧的事情。一股很奇怪的感觉从肉棒和蜜穴的结合处传了过来,说不清楚是冷是热,但是门多觉得,那是很邪恶的感觉。

  胖子想抽身而退,但他发现自己无法离开伊蕾雅的身体,她性感的身体就像是一块大磁铁,牢牢的把自己吸住。

  伊蕾雅的脸上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她用嘲讽的口气说:“死胖子,我的便宜不是能随便占的,你等着下地狱吧!”

  门多的脸色发白,失声道:“阿普杜拉!”

  门多的恐惧是有理由的,普通人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阿普杜拉”是什么,即使是门多,也只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才了解到这种号称男人克星的功法。据说会使用这种法术的女人,可以把和她交欢的男人吸成乾屍,不过这种法术十分恶毒,从来没听说有谁会用,想不到今天会在伊蕾雅的身上发现。

  伊蕾雅露出得意的笑容:“死鬼,算你有见识,居然知道这个,不过你的命运已经注定了,我会把你变成乾屍的!”

  “命运?!去他娘的狗屁命运!”门多最讨厌听到这个词,尤其是这个词涉及到自己的时候,绝对不向命运低头,这也是他信奉的格言。

  “怎么办?”门多感觉到伊蕾雅的蜜穴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不但让肉棒无法抽出,而且似乎身体内的生命力被吸过去了,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同时身体也越来越不舒服。

  “狠毒的黑精灵,居然有这么诡异的手段!”门多正在彷徨惊惧中,他忽然想到一个办法:“有了!”

  “阿里克拉克,出来吧!”

  随着门多的话语,曾经把伊蕾雅捆绑的粉红色触手又一次出现,门多该庆幸自己选择了一块草地作为*奸伊蕾雅的场所,因为无论是普通召唤师还是异类召唤师,都需要藉助植物的力量,在没有植物的地方,他们无法发挥召唤的力量。

  粉红色的触手灵活的在空中晃动着,门多对它的指挥几乎灵巧到了和手臂相等的程度。触手缠绕上了伊蕾雅的大腿,顺着大腿的曲线向上攀爬,出人意料的钻进了她的后花蕾。

  “啊!”遭受到突如其来的袭击,伊蕾雅发出一声惊叫,触手在她的后花蕾里疯狂地抽动起来。

  伊蕾雅几乎是立刻崩溃下来,门多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又恢复了自由,他大喜过望,并没有抽出肉棒,反而是架起伊蕾雅的长腿,肉棒在她的蜜穴内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插。

  危机过后的门多更加的具有战斗力,他的肉棒坚挺有力,前端已经探入到了伊蕾雅的子宫里,这时候带给她的就不再是美妙的性爱享受了,那反而变成了一种痛苦的折磨。

  门多的手使劲捏着伊蕾雅的乳房,把那雪白的肉球变成了粉红色,再加上不停地在她后花蕾进出的触手,和在蜜穴里抽插的肉棒,上下三路的一齐侵袭让伊蕾雅无法招架,她的全身都泛起了红色,嘴里发出既痛苦又满足的尖叫声。

  门多大感痛快,*奸这样一个既性感又美丽的黑精灵,而且她还有着恶毒的个性,这让他很有成就感。他这时候完全表现出了惊人的体力和做爱能力,伊蕾雅的身体上渗出香汗,嘴里连呻吟都发不出来了,差不多到了奄奄一息的程度。

  “臭婊子,我让你一辈子也忘不了我!”门多给了伊蕾雅的蜜穴最后的重重一击,大量的精液强劲地喷进了她的子宫里,同时他咬住了她的乳房,不但在那上面留下了牙齿的印记,甚至咬破了那娇嫩的肌肤,吸了她的血。

  门多这样做是有理由的,精灵的诅咒虽然厉害,不过有个很简单的方法来解除,那就是吸一口下诅咒精灵的血,就像用火可以对付狂暴的兽人变身一样。

  呼呼!“激情过后的胖子有些疲惫,毕竟这是一种很累人的体力活动。

  收起淫兽触手,门多发现伊蕾雅已经晕了过去,他犹豫了一下,把她的法仗收进自己的包袱,然后把她的衣物燃起一把火烧掉。

  最后看了一眼伊蕾雅还泛着红潮的肉体,门多还是放弃了干掉这个狠毒的女人的想法,他忽然觉得,留下这个女人,以后会给他带来乐趣的。

  在门多的抚慰下,只见西卡罗妮双颊泛红,星眸微闭,鼻中一阵急喘,混身瘫软如绵,她不由自主的摆动着美丽的肉体,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着。

  感到西卡罗妮的下体湿润了,门多的手转向蜜穴进攻,他左手绕过背臀,以两指拨开两片娇嫩的阴唇,中指「滋」的一声,老实不客气的插进蜜穴内,中指急剧在如珍珠般的肉核上震动着,要教眼前的美人变得更加放荡。

  西卡罗妮敏感部位受到狎玩,她的身体完全违抗了主人的意愿,自行因为快感而分泌出黏稠的蜜汁,蜜汁从蜜穴中涌出,让西卡罗妮大腿上也沾了很多。

  看到高傲冷艳的西卡罗妮慢慢变成了淫水不断流出的浪荡女人,门多感到非常满意,他得意的用舌尖压迫肉核,不停扭动拨弄,西卡罗妮忍不住像抽筋一样使臀部痉挛,口中更开始传出阵阵淫靡的娇吟声,门多的嘴就压在蜜穴吸吮着,快感和香汗不停的散发肉体的热量,流出来的蜜汁也逐渐增多,汹涌奔流的蜜汁沾满了大腿,即使是在水里,连西卡罗妮本身都能感觉出来,她鼻中更传出令人销魂蚀骨的哼叫声。

  随着门多的挑逗,西卡罗妮在这刹那有了昏迷的感觉,急剧的刺激让她失去控制,她拚命扭动细腰使臀部作弧形的摆动,做出了无意识的动作,这反而使门多的舌头更为深入蜜穴,蜜穴也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流出。

  门多把扛在肩上西卡罗妮的腿放下,钻出水面,看着西卡罗妮羞得通红的俏脸,挑逗的说道:「我现在要插进去了,宝贝准备好了吗?」他一面说着,一面在先前确定西卡罗妮最敏感的耳垂到脖子舔过去,因为刚刚让性慾彻底受到刺激,那种舒服到极点的感觉,一下就吸引住西卡罗妮的注意力,就在西卡罗妮的心完全在门多的热吻上时,门多将另一只手伸向西卡罗妮的圆臀,双手托起她的美臀,就这样紧紧箍住她美丽的肉体

  此时的西卡罗妮正被门多的挑逗刺激得全身酥麻酸软,忽然觉得身体一阵摇晃,不自觉的把手勾在门多的脖子上,双腿更是紧紧的盘在他的腰臀处,头无力的靠在他的肩膀上,门多就趁机会分开她的双手,把巨大的龟头送到蜜洞口,如果从水下看过去,好一副香艳迷人的绮丽风光。

  就在坚挺的肉棒碰到花唇的刹那,西卡罗妮身体不由得紧张起来,大腿问感受到有异常的压力感,虽然她美丽的身体已经被门多彻底开垦过了,但那毕竟是在昏迷中,现在却是真切的感受到了门多侵入她体内的过程。

  门多的龟头突破蜜唇进入蜜穴里面,西卡罗妮娇俏的脸庞呈现圣洁的气息而又夹杂了淫荡的妩媚,她以行动回答门多的侵入,将雪嫩的臀部前送,肉棒立刻贯穿花心,那种塞得满满的感觉,不由得使再次接受肉棒的西卡罗妮,呻吟一声回味刚才龟头插入的快感。

  门多往前压住西卡罗妮妩媚扭动的肉体,她张开的修长玉腿仍旧挟着门多的腰臀,大腿上还残留着由蜜穴流下来的丝丝蜜汁,早已湿润的花瓣不断摩擦门多的肉棒,因为肉唇朝上得以更深深进入的肉棒,从下面碰到子宫,那深深的感觉让西卡罗妮皱起眉头,以不停摇动的臀部发泄自己的慾望。

  门多用双手牢牢抱住西卡罗妮的臀部,胸膛紧紧贴住她雪白娇艳的乳房,西卡罗妮身体开始扭动後就无法停止,她两手无力的挂在门多的肩上,口中的娇喘逐渐狂乱起来,臀部加大了扭摆的幅度,剧烈的动作把大量渗出的蜜汁飞溅到出来,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她流下欢喜的眼泪,此时只要能减轻蜜穴所受的酸麻,就是要她作甚麽耻辱动作她也会照做的。

  门多长长的肉棒在黑色软毛围绕的裂缝里,不停进进出出,很快就沾满蜜汁,变成发出光泽的活塞,有如用铁刺穿臀部的刺激感,很快使西卡罗妮达到高潮,挂在门多肩上的纤手也慢慢移到腰间,身躯像蛇般缓缓扭动起来,高耸柔嫩的双峰随着气息起伏。西卡罗妮红润的嘴唇喃喃吐露不清的字汇,门多看到她这样的表现,更加精神百倍,更用力的肉棒猛插,在不停流出蜜液的蜜穴里挖弄,酥软麻痒的感觉杀得西卡罗妮混身炽热难当,嘴里的娇喘也逐渐转为阵阵的呻吟声。

  在门多快速的抽插下,她终於突破快感的界限,西卡罗妮发出淫荡的浪叫声:「啊……不行了……我快要疯了……」在花瓣产生强烈收缩感时,她的双腿夹紧门多的身体,从小腹到臀部的都开始不停的痉孪,而蜜穴里的痉挛,更是夹得门多更为的兴奋,这也让他更是挺足腰力,更加快速的前後活动腰部,用更大的力量在蜜洞里抽插。

  西卡罗妮此时如受雷殛,整个身体一阵急遽的抖颤,整个灵魂彷佛飞到了天外,门多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他在享受着西卡罗妮那美妙的肉体,陶醉在性交的快感里,他的强悍,让西卡罗妮很容易得到快感。她开始学会如何利用穴中肉棒去满足自己,当想要顶到底就一股气把臀部挺前,想磨擦穴内肉壁就晓得扭动臀部,西卡罗妮极乐的呻吟,彷佛整个灵明理智全被抽离,胸前美乳向上下滚动,臀部把肉棒吞入又吐出,蜜汁也给大量抽出。一阵阵的快感往脑中袭来。

  西卡罗妮微睁着一双迷离的媚眼,含羞带怯的看了门多一眼,伸出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彷佛两人是情人一般,沉浸於自我的欢愉,丰满娇美的臀部在门多赤条条身体上疯狂的摆动,门多的一只手搓揉着娇艳高挺的乳房,从没有享受过这种欢愉感觉的西卡罗妮,想让自己一直被门多抽插,一点也不想停下来。

  高潮袭来,西卡罗妮忍不住抽搐,在蜜穴夹紧度渐松下来的时候,门多挺起有力的腰部,在蜜穴中进行了一下大力的抽插,这使西卡罗妮的高潮快感得以延续,跟着每当她的肉体刚要缓下来的时候,门多就对蜜穴作出数下抽插,使西卡罗妮的淫劲不停的持续

  在连续的高潮快感下,西卡罗妮经受不住不停的刺激,她在神智被快感冲击得迷糊之下就幸福的昏厥过去,受到长时间被蜜穴挤压夹紧及吸吮,那种快感让门多也不想再忍受下去了,他低吼一声,大肉棒吐出滚烫的精液,这热情的生命种子全喷射入昏睡的西卡罗妮的肉体深处,每一次的喷射都让西卡罗妮沉入快感的大海。

  西卡罗妮因为激情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而门多依然是神采奕奕,他对西卡罗妮的表现和精彩的肉体都非常满意。

  「你……你们在做什麽?」一个很惊讶的声音响起,蓝吉儿终於注意到了两人的状况

  门多和西卡罗妮现在处在一个极其亲密的姿势中,西卡罗妮两条修长的大腿夹在门多的腰间,这是一个相当暧昧的姿势,并且门多的手似乎还放在西卡罗妮的胸前。

  听到蓝吉儿的惊呼,西卡罗妮紧紧搂住门多的脖子,反而把头深埋在门多胸前,不敢抬起来,这样的场景简直让她羞到了极点,她从来没想过高傲的自己会这样子就在水中和男人做爱,而且还被亲密的姐妹毫无遮拦的看在眼里

  蓝吉儿好奇的游过来,绕着两人转着圈子,好在西卡罗妮紧紧的抱着门多,两人间的距离亲密无间,蓝吉儿一时看不到什麽裸露的地方,她只能看到西卡罗妮雪白的手臂搂着门多的脖子,修长有力的大腿夹在他腰问。

  西卡罗妮满脸羞色,门多可不在乎这些,他松开西卡罗妮的身体,就那麽裸露着肉棒浮在蓝吉儿面前,而西卡罗妮早就羞得紧缩抱成一团,以防止春光外泄。

  看到门多毫无顾忌的作风,蓝吉儿再幼稚也知道不妥,她不由自主的低下头

  水流一阵轻微的流动,门多出现在离蓝吉儿极近的距离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有力的手臂已经搂住了她娇小玲珑的身体

  蓝吉儿神智一阵模糊,接着就感觉到温暖的双唇紧贴在自己的嘴唇上,然後一条伸出的舌头撬閞她的嘴唇探了进去,非常熟练的和她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

  蓝吉儿觉得天旋地转,她瞬间迷失在那甜美而又未体验过的快感中。

  门多抱着蓝吉儿香软的身体,在这美丽处女的腰腹间揉捏抚摸,不一会儿,她的身体开始火热起来,玉颜娇红,银牙微咬,樱唇中无意识的吐出几声娇吟。

  这更助长了门多的淫念,他的一双手开始不安分的上移,渐渐的捂上了她娇嫩坚挺的酥胸,同时双唇从她光洁的额头开始渐渐而下,经过蓝吉儿的双眼、鼻尖、双颊一路吻到蓝吉儿的酥胸,虽然隔了一层衣物,但仍然能感觉到那对玉峰的惊人的突起和弹跳力,门多更是不由得毫不客气的又揉又捏,更欲敞开美女香怀,入内探寻一番。

  而怀中的美女似乎也已动情,这不单是有门多技巧的抚摸,更因为之前和西卡罗妮激情的表演让小姑娘也刺激得春心萌动了,她放松了身体,随着门多的吻,身体发生了异样的变化,一阵阵酥麻快感油然而生,她的脸上渐渐泛起了醉人的红晕,不住的娇声喘喘,同时娇小玲珑的身体不停的扭动,无意识的磨擦着门多挺起的肉棒,刺激着他男性的慾望。

  终於门多的一只右手再也耐不住寂寞,顺着蓝吉儿交叉敞閞的衣领爬行进去,抚摸她丝质润滑的身体,留恋忘返之余更是两指探入衣服的最内层,直接揉捏那含苞欲放的雪白玉峰,还有那屹立在玉峰上的樱桃,同时更是上下夹攻,左右逗弄。

  门多只觉触手处温柔软滑,说不出的过瘾,这个看似幼稚的小姑娘的肉体的良好触感,竟是前所未有的。他接着便再往上摸去,攀上了蓝吉儿那高耸坚实的玉峰,想来是她平常勤於活动的原因,门多只觉手中这个乳房和以前摸过的女人都不一样,不单弹力十足,而且又软腻又坚挺,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嫩滑,简直让人爱不释手,让他忍不住狠狠地抓了一把。

  门多的另外一只手仍紧搂她的细腰,防止已经差不多失去神志,只懂胡乱发出呓语的小姑娘软瘫进水里。同时他一张大嘴也不甘寂寞,直接叼开了蓝吉儿胸前的遮挡,朝另一边的玉峰进攻,慢慢地将整个乳头含进嘴里,同时用舌头不住的舔弄,用牙齿轻咬。

  含苞未破、尚是处女之身的蓝吉儿立时如遭雷击,她银牙暗咬,眉头紧皱,鲜嫩娇艳的柔软红唇问不自觉地呻吟出声,不过那都是一些没有意义的音节,没有清晰的含义

  这时门多把双手也伸到了蓝吉儿丰满的胸口,放肆地又毫不忌惮地玩弄着那双男人梦寐以求的饱满软滑的巨大乳峰,以及那两颗娇嫩欲滴的葡萄。蓝吉儿眼睁睁地任由门多的那双魔手在她的胸前抓捏揉弄,却浑身酥软得没有半点力气做出反抗。

  门多两指一并,捏住了蓝吉儿乳房上那颗小巧玲珑的娇嫩乳珠,对一个处女的蓓蕾这样的直接刺激是未经人事的她所无法承受的,蓝吉儿的悄脸一片羞涩,双眼迷茫,透出一种媚态

  听着蓝吉儿细微而动听的呻吟,强捺住炽热慾火的门多,不慌不忙地轻舔细吮着嘴里那无比娇嫩诱人的可爱乳头,同时一只手仍然紧紧握住她另外一只娇软丰盈的雪白美乳揉搓着,不时地用大拇指和中指轻轻夹住娇软雪白的乳尖上,那一粒玲珑可爱、娇小嫣红的稚嫩乳头,食指轻轻地在无比娇嫩的乳头尖上抚弄。

  这也让蓝吉儿身不由己的用两手紧抱着门多的头,一边呢喃着:「这种… …感觉好……好奇怪……」

  渐渐地,门多攻击的重点转向了蓝吉儿的下身,他的嘴巴,己经开始轻吻她那娇小的肚脐眼,而他的手,也开始在她的玉腿和香臀的敏感部位上、在那神秘娇嫩的敏感花蕾上来回扫掠、逗得她浑身发抖、酥痒难耐。

  当门多的手沿着蓝吉儿那纤美雪嫩的玉腿轻抚着插进她两腿间,手指分开紧闭的滑嫩阴唇,并在她那娇嫩而敏感万分的蜜穴入口上轻擦揉抚时,蓝吉儿发出了动人心魄的呻吟声。

  蓝吉儿一丝不挂、凝脂白雪般的晶莹玉体在门多的淫邪抚摸下一阵阵的僵

  直、绷紧,特别是当门多那粗大火热的大肉棒在她无不敏感的玉肌雪肤上一碰一撞、一弹一顶,更令蓝吉儿心儿狂跳、小脸晕红

  门多用手指细细地体昧着她最神秘羞耻的部位的触感,他的指尖不时地沿着蓝吉儿的蜜穴上的嫩滑软肉转着圈。

  蓝吉儿的脸色红得像是滴血,她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让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耻难耐还是在享受着销魂无比的刺激。

  门多又用大拇指轻轻拨开柔柔紧闭的娇嫩花唇顶端那滑润无比的肉唇,在那晶莹的肉核上犹如羽毛轻拂般轻轻一揉。

  「啊……」蓝吉儿如遭雷噬,裸露了大半的肉体猛地一阵痉孪,双手不由自主的抓着门多的肩头,门多挺起炙热坚挺的大肉棒,向湿淋淋的粉红细缝送去。

  门多轻轻将肉棒抵在蓝吉儿的蜜穴之上,然後缓缓的往处女圣地直插下去,蓝吉儿的蜜穴实在是非常的鲜嫩紧窄,蜜穴两边的花瓣,被门多那硕大的龟头直撑至极限,才总算勉强吞下了龟头的前端。

  当门多那粗大的肉棒揉开了蓝吉儿那两片鲜嫩湿润的肉唇时,她的本能令她自然地把双腿分开了一点,好让那散发着高热的粗大东西更容易、更方便地向前挺进,同时,她小嘴里还发出了像是鼓励般的娇吟声。

  门多腰部用力缓缓地送了进去,蓝吉儿肉壁紧束摩擦的压迫感让他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又露出满意的神色,这种紧窄到极点的蜜穴是他所喜欢的。

  在龟头前端进入蜜穴後,门多并没有急着向里更为深入,而是在缓慢的研磨旋转中逐步地撑开蓝吉儿的蜜道,刚硬的肉棒如同金刚钻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地向着她娇美绝伦的胴体深处前进着。在反覆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他尽情地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的感觉

  门多令肉棒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入蓝吉儿美丽肉体,从中攫取尽可能多的快感。

  蓝吉儿的阴道比想像中更为紧窄,虽然经门多大力一插,但肉棒只能插进去一小点,蜜穴灼热的软肉紧紧夹着他的肉棒,这让门多不禁有些惊讶蓝吉儿蜜穴的紧窄程度。

  蓝吉儿只觉一根火热粗大的异物一点一点地撑开了自己处子的娇嫩肉壁,向从未有人探索过的深处里挤去,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痛得她几乎痉孪起来的摧心裂痛,这时,她只能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羞痛的眼泪如泉涌出。

  「好疼……不……不要……」蓝吉儿拚命夹紧玉腿。

  门多露出神秘的笑容,他知道蓝吉儿的肉体无法容纳下自己粗大的尺寸,虽然他完全有能力强行突入,不过蓝吉儿估计是无法承受的。

  轻吸一口气,门多那粗大的肉棒蓦地变得细小,像蛇一样灵活的钻进蜜穴的更深处,悄无声息的冲开蓝吉儿未经閞采的蜜穴,竟然让她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门多变细的肉棒把她的蜜穴塞得满满的,在肉棒全部进入蜜穴後,他再慢慢的让肉棒逐渐增粗,一点一点的撑开蓝吉儿的蜜穴。

  这样的动作让蓝吉儿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感觉到下体的那份越来越充实的舒畅感,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运作,她早已经陷入到疯狂中了。

  门多正要狠狠的抽插,把蓝吉儿干个神魂颠倒,但突然间,他的动作停止下来,同时一直在回味着刚刚舒爽快感的西卡罗妮也感觉到了那种极其危险的波动。

  门多抬头一看,发现三人已经顺着暗流的涌动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之前的陆地看不到半点影子,四周都是漫无边际的水波。现在这水波开始动荡起来,尽管幅度不大,但越来越剧烈的动荡透露出了危险的信号。

  西卡罗妮有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即使她拥有强悍的实力仍然觉得不安的感觉,她下意识的望向门多,彷佛他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而门多也没有让她失望。

  有些遗憾的把大肉棒从蓝吉儿的蜜穴里抽出来,门多感到一点点的恼怒,本来以为可以在水中充分享受到两个美女不同风味的美丽肉体,没想到却被意外打断。门多看了看身边的西卡罗妮,知道她被那股危险的气势所震住,他手臂一伸,揽住她的细腰把她搂进怀里。

【原创证明】